辛舍疾最炎血的一首词,仅凭7字,冠绝千古

图片

图片

图片

年迈那堪说。

似现在、元龙臭味,孟公瓜葛。

吾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

乐富贵千钧如发。

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

重进酒,换鸣瑟。

事无两样人心别。

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相符?

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

正现在断关河路绝。

吾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物化心如铁”。

看试手,补天裂。

——辛舍疾《贺新郎·同父见和再用韵应之》

南宋绍兴十年,

一个重生男婴呱呱坠地。

那是北宋衰亡的第十三年,

大片国土已沦落金人之手,

举国上下,屈辱难言。

祖父辛赞看着襁褓中的他,

含泪替他取名为“舍疾”,

祈愿他能如汉时名将霍往病般,

为国家带来崛首的期待。

能够,这冥冥中的全部,

早已注定他一生的命运。

正如霍往病的那句豪言: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赤胆真心的辛舍疾,

亦用一生践走了这句壮语:

“男儿到物化心如铁”,

炎血不凉,至物化不休。

01

年轻时的辛舍疾,

炎血初燃,奋首抗金,

杀敌寇,擒叛徒,

铁汉事迹,天下皆闻。

倚赖在首义师中的特出外现,

他得到了回南宋为官的机会,

当时的他,专一以为

这是实现爱国理想的最先。

谁料,南宋朝廷意在偏安,

先后给他安排了一堆散活,

唯独未曾采纳他的抗金提出。

日复一日,壮志凌云逐渐消耗,

直到他受朝中弹劾,

被罢免隆兴知府兼江西安慰使之职后,

一腔亲炎,几乎被浇熄了。

图片

此时,友人陈亮的一句话,

重燃了辛舍疾心底的炎血。

那是淳熙十五年的严冬,

陈亮跋涉800众里来探看辛舍疾,

向这位当时卧病在床的友人,

畅言心中抗金爱国的志向。

他说:“男儿到物化心如铁。”

那份坚定,如一股滚烫炎流,

一刹时便击中了辛舍疾的心。

辛舍疾激动地从床上坐首,

拉着陈亮走出屋门之外,

失踪臂范畴风雪漫天,

携手同游鹅湖,畅饮瓢泉,

一路商议抗金大业……

意气相投的两幼我,

心中都怀有同样的抱负:

只要此身一休尚在,

炎血便永世为爱国而燃。

02

此次辛陈之晤,

便是历史上著名的“鹅湖之会”

(或称“第二次鹅湖之会”)。

十来天后,陈亮有事离往,

别后,二人互寄诗词唱和,

其中一首,便是辛舍疾所写的

《贺新郎·同父见和再用韵应之》。

年迈那堪说。

似现在、元龙臭味,孟公瓜葛。

吾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

乐富贵千钧如发。

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

重进酒,换鸣瑟。

情投意相符,高歌痛饮。

说乐间,飞雪散,欧宝资讯富贵轻。

怅然真知灼见,无人来听,

唯有你吾换着音乐,

喝尽一杯又一杯酒。

事无两样人心别。

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相符?

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

正现在断关河路绝。

吾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物化心如铁”。

看试手,补天裂。

物是人非,山河破碎。

吾最羡慕的照样你

那闻鸡首舞的喜欢国情怀,

以及你对吾说的那句豪言:

“男儿到物化心如铁”。

吾憧憬着你大显身手,

为恢复中原竭尽心力。

图片

六年后,陈亮因永久

郁闷于国事而溘然病逝,

而鹅湖之会后的那场别离,

竟成了彼此间的死别。

又过了十三年后,

86岁的辛舍疾与世长辞,

临终仍高呼“杀贼!杀贼!”

他永世记得陈亮那句

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

那是彼此间共同的默契,

更是终生恪守的坚定决心。

一生忠贞为国筹,

殷殷赤血,至物化犹炎。

03

至物化心如铁的,

不止辛舍疾和陈亮。

在气休奄奄的清朝末年,

亦有一位顶天立地的大铁汉,

用满腔炎血和生命,

践走了本身的慷慨豪言。

1898年9月21日,

慈禧太后发动政变,

囚禁光绪帝,

抓捕维新派领袖,

历时103天的

戊戌变法宣告战败。

听闻新闻的谭嗣同,

置生物化安危于失踪臂,

筹谋拯救光绪帝。

怅然,原由势单力薄,

计划并未取得成功。

图片

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

有人劝谭嗣同脱离国内,

待异日图谋东山再首。

谁料,他却决然回绝,

对劝他脱离的人说:

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

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

此国之因而不昌也。

有之,请自嗣同首。

生而不及成仁,

那便以物化来取义罢。

让这满腔炎血撒刑场,

向执拗势力作末了的逆抗。

1898年9月28日,

谭嗣一致“戊戌六正人”

于宣武门外菜市口勇敢殉国。

临刑前,他慨然长叹:

“有意杀贼,无力回天,

物化得其所,快哉快哉!”

嗣同虽殁,英魂永在,

他喜欢国起义的炎血精神,

亦永世被世人所铭记。

诚如他曾经留下的绝命诗:

“吾自横刀向天乐,

往留肝胆两昆仑”,。

此心铁石,至物化无移。

04

千百年后的吾们,

听闻古今铁汉事迹,

往往为其中精神所波动,

燃首心底喜欢国亲炎。

图片

现在,正是天下宁靖时,

不必干戈刀兵、抛头洒血。

唯愿凭此满腔炎血,

以赤忱之心,尽绵薄之力,

推动故国长盛久安。

待到山花烂漫时,

山河照样,太平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