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 道家 佛家在你一生中的详细表现

  人生自古有定数,莫须高人说与知;

以前种下红豆秧,现在已是收获时!

 --------一个数十年学海耕耘的潘长宏题词

图片

        各位友人,行家益!今天要说的是,你的一生中儒家、道家、佛家都有详细表现,怎么个表现法呢,请倾听分晓:当你得意时,这答该就是要守住儒家的底线,千万不要在特定的情况下,一而再,再而三,就是比如你升官了,要守住官道,不克再往贪钱,贪色,这叫进了门要进房,进了房要上踏板,上了踏板要上铺,上了铺还要-------。当你死心时,这时就必须以道家的思维来宽心解郁闷,切不可自陷于绝境,要清新退一步后步宽宏,就某一件事而言,你要清新,不是只有这一棵树上能吊物化人,要清新为人的最基本的法式,把本身的郁闷和愁放得远一点,面对实际而放眼大局。而死心时,则是佛家的领地了,凡事都有个终局,不是东风压服西风,就是西风压服东风,这异国什么大惊幼怪,俗语说:30年河东,30年河西,用当代词语也能够如是说,在这个少顷万变的时代,时间的周期性更短,能够只有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了,你大可不消往做欲速则不达的蠢事,青山绿水照样在,吾自生来当逢时!

       人生其实就是由乐剧和哀剧组相符而成。何为乐剧?何为哀剧?异国标准答案。联相符件事情,对那些惯用头脑思维的人来说是乐剧;而对那些惯用感觉的人来说则是哀剧。这也表明,面对联相符件事情,为什么有人乐,为什么有人哭。凡能理性、客不雅旁观待世界,他的心中就有精神家园;凡凭感觉、情感、主不雅旁观待世界,他的心中就只有一片芜秽。以是,英国幼说家梅瑞狄斯说:“乐剧是足够思维的欢乐”;美国女诗人维尔库科斯也说:“乐,世界跟你一首乐;哭,你只益一个往哭。”

  望来,人类照样要有一个精神家园。行家都读过柳宗元的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倘若心中异国一个精神家园,在那种环境下,他能“独钓”得住吗?按现在的价值不益看他不投江才怪呢。以是,有人说,中国的文人很愉快,往往得意的时候是个儒家,失意的时候是个道家,到了死心的时候就是个佛家。也就是说儒家是治国的,道家是治身的,佛家是治心的。按台湾学者南怀瑾老师的比喻,儒家像是开了个粮店,五四活动砸烂了孔家店,以是中国挨饿,就是精神饥饿啊。现在不但在中国把孔家店又开了首来,而且还开到国外。道家是药店,人生有毛病,社会有毛病,肯定要吃点药。人的心灵和精神有点题目,道家能够帮你解决。佛家是开大型购物广场,有钱没钱都能够进往逛逛。形而上学上有个不益看点,就是社会是永久未完善的社会,人是永久未完善的存在。社会、人生都是未完善的,因此必要药往治。以是,中国有如许一句古话,得意信儒,失意崇道。林语堂老师也说过:道家及儒家是中国人灵魂的两面。

  自然,要集儒道佛于一身,必要一种良益的人文素养。倘若异国良益的人文素养,异国一个安居乐业的精神家园,你眼前即使有粮店、药店、购物店,你也会迷茫,无法自吾萧洒,说不定会跳楼自尽。在人文素质哺育中,中国一向存有一些误区。以前吾们动不动就讲政治,上纲上线,这是迷信,那是毒草。后来讲道德讲雅致,不论讲哪种道德、哪种雅致,你身边都会留下阴影,只有开启你心中的雅致之灯,才会照亮你人生的倾向。现在又通走心境询问,由于大门生、高级知识分子有心境题目的人不息添众,精神变态、跳楼自尽的不息添众。有些话其实都是行家的说话,欧宝首页是些抽象的哺育。什么叫行家,行家最大的特征就是“单方”,自然,是一种深切的单方。试想苏东坡发配黄州、岭南、海南,倘若本身想不通,行家能治益他的“病”吗?

  还有,当一幼我在得意或失意时心中要有一个缓冲地带。得意时,不要“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夜望遍长安花”。当了官还想发财,有了钱就想包二奶。不要认为中国人不信基督教就异国天主的存在,“头上三尺有神灵”。得意千万不要忘形。失意时,也要想得开,想不通发发牢骚,但退守一步也会有天地宽的感觉。大学卒业固然异国考上公务员,但吾也找了份不错的做事,比上不及,比下众余。据说西方人碰上如许的事就异国这个调换心眼,他或者认物化理走向精神休业,自尽了事;或者他会干一件轰动的事来引首社会的仔细。比如,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总统肯尼迪被黑杀,其实因为很浅易,就是谁人恶手辛克利要谋求一个电影明星,人家根本不理睬他,说你这个毛娃娃,有什么资格谋求吾呢?要是中国的幼伙子,能够会说,你有什么了不首呢,追你是望得首你,要清新你这德走叫吾追吾还不追呢,这事能够就以前了。但美国这个幼伙子却认了物化理,追你没资格吗?一个星期后,吾就干一件震耳欲聋的大事给你望望。效果一枪把肯尼迪给推翻了,全世界都清新。

  在薛城临山公园南侧的墙上,曾有一幅宣传画,大体是哺育人们要清新满足常乐。其实,行为年轻人要学会挺进,敢于担当。中国人常把人生行为一个终局,大学卒业、博士卒业,就达到现在标了,从此不再读书学习;做营业,挣了几百万、几千万,够花就走了;当官当到了肯定年龄,一望异国什么前途了,就想歪门道,腐败、养情妇,立马像换了一幼我。其实,人生就是一个一个过程,差别的过程有差别的现在标。人到中年徐徐有一些道家思维也是平常的,人家抬举重用年轻干部,你年龄到杠了,想不开有什么用呢?人家有钱买车、买房,你望不惯,仇天尤人也无济于事。到了晚年,儒、道、佛集于一身,也是人文精神的自愿倾向。不要认为没读过《论语》、《道德经》,没读过佛家经典。实际上,在吾们身上都有儒道佛传统文化的基因。中国文人常画松、竹、梅,谓之“岁寒三友”,兰、梅、竹、菊,谓之“四正人”,外现的主题就是从入世到出世。

        松树的品格是“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大雪压来之时,高压线的铁塔都被压塌,而青松仍能挺住。

        竹是什么呢?竹本固,不喜新厌旧;竹性直,不攀龙趋凤;竹心空,不刚愎窄幼;竹节贞,不改志向,以是,竹是正人的化身。

        而到了菊花,便是一种“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王安石),“吾家颇有东篱菊,归往秋风耐岁寒”(郑板桥)的境界了。

        说说题中的梅花吧,她“浓而不艳、冷而不娇、不畏冰凉、铁骨铮铮、凌霜傲雪、冰肌玉骨”。梅花具有先天的丽质芳姿:花形秀气众样,花姿柔美众态,花色艳丽众彩,气味芬芳袭人。梅花不与百花争时光,逆面群芳斗艳丽。每到百花战败,冰凉刺骨的冬季,梅花便如婀娜众姿的仙女,悄然飘落在山岭坡间、园林径旁……别有韵致:含苞的娇羞欲语,脉脉含情;乍绽的萧洒自若,落落时兴;凋谢的赧然微乐,嫩蕊轻摇。有的幼巧玲珑,憨态可掬,像初生婴孩般可亲;有的芳华洋溢,亲炎奔放,似亭亭玉立少女般可喜欢;有的超凡脱俗,郑重时兴,如郑重贵妇般可敬。她们或抬、或倾、或倚、或思、或语、或舞、或倚戏秋风,或乐傲冰雪、或抬面远望……奇姿异态纷呈,美不胜收。